Search

我与肚皮舞的不解之缘



小编推荐:

Sabrena 是一个大气的女士,也是一个温婉优雅的女士,待人接物非常让人舒服。她多次参加肚皮舞比赛,对肚皮舞很有热情❤️💕欢迎大家踊跃订课

以下是她的自述:



每个女孩都有一个舞台梦,我也不列外,梦想着有一天能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,台下不断投来掌声和鲜花。有了梦就要开始追梦。终于在大学的时候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中国舞,从那以后我对舞蹈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。无奈毕业后忙于工作只能把这份热爱放在心里。直到来到新加坡,新的环境,新的身份,我再一次可以去追逐我的梦想。因为这里文化的交融,我也接触了更多的舞种。在尝试了拉丁,街舞,芭蕾之后,无意中看到几个人在跳肚皮舞。当时的感觉就是和其他舞蹈完全不一样,挺好玩,而且感觉动作难度不大。没想到跳了几次后就喜欢上了,喜欢它的音乐,喜欢它的妩媚和自信。回想自己和肚皮舞的缘分,有时候觉得不是我选择了肚皮舞,而是它选择了我。

爱上肚皮舞后,发现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它不像大多数舞蹈动作辐度很大,需要夸张的肢体去表现情感。肚皮舞讲究的是控制,它的动作小而内敛,很局部性,比如胯部在动,其他地方不能动,肌肉很难控制。真是看着容易,控制很难。我拿出十二分的劲头去钻研,却屡屡碰壁不得要领,找不到肌肉控制的感觉,一度心灰意冷。但是不服输的精神不容许我放弃,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到让自己满意,后来辗转到国内师从一位多次去埃及学习的老师,老师一语点醒梦中人。说东亚女生普遍较瘦,肌肉力量弱,很多跳很多年的舞者技巧虽然好,但还是缺少中东舞者的质感。于是为了增强肌控能力,我每周去健身房力量训练两次,几个月之后力量终于上来了,随之而来的是控制的感觉也逐渐找到了。

正当我感受到自己技巧突飞猛进的喜悦的时候,一个危险正悄悄潜伏在我身边,去年疫情肆虐时我在一次运动中受伤了,双膝脂肪垫炎,膝盖积液并髌骨移位。是的突然间我连伸直腿站立都做不到,更不要说跳舞了,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除了去医院抽积液,其余时间我几乎只能躺着,活动要借助轮椅和助行器。那时医生也不敢保证我能否完全恢复。长期卧床还造成大腿肌肉萎缩,我一度以为要和舞蹈绝缘了,但是我不甘心,不管用什么办法,我至少要尝试一下,我的肚皮舞之路才刚刚开始,我不能就这样中断我的梦想。于是我马上开始康复训练,但那个时候还没办法站立,去康复中心也只是一种梦想。于是我自己找资料,买沙袋在家躺在床上练习腿部力量,终于在几周后我也可以绑到3kg的沙袋,意味着可以有15分钟的站立和行走了,可以去康复中心训练了。经过半年的康复训练,包括像婴儿一样学习怎么走路,上下楼梯等等,身体的痛苦是其次的,精神上的无助像一个黑洞一样不断吞噬着我。这期间给我最大支撑的就是我的肚皮舞梦。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完成了整套康复训练后医生告诉我以后我自己按计划训练就可以,不用再去康复中心了,但是他还不让我跳舞。要等完全稳定后复查视情况才能决定。我立刻又找了一位学运动医学的教练每周来帮我训练,又过几个月,感觉力量一点点恢复,动作幅度一点点变大,终于再检查的时候医生很开心的说他非常佩服我,我训练做得很到位,恢复的速度很快,我又可以跳舞了,从15分钟开始,慢慢到现在想跳就跳。

我感激有这个我深爱的肚皮舞支撑我走过寒冬和低谷。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我想说肚皮舞和我已经无法分开,我对它爱得深沉、爱得认真、爱得专注。或许目前还没有把它做到完美,但是我的信念将支撑我投入更多的时间进去,把曾经错过的时间一点点补上,也希望我能尽我的能力,把肚皮舞的美,和我对肚皮舞的爱传递给更多的人!